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5|回复: 0

画伤蝙蝠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65

主题

65

帖子

31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18
发表于 2018-5-15 14: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画伤蝙蝠
      
   
    纪菲睁开眼睛的时候,米拓睡在自己的身边。睡眠中的他安静而无害,所以她才看的这样肆无忌惮。
    米拓其实是一个很好看的男子,脸部的轮廓清晰明朗,有着深深的眼窝和俊逸的鼻梁,象一个英俊的法国男子。
      
    纪菲意识到自己看的有些失神了。她马上坐起来,衣服因为昨晚而散落在地板上,她用宽大的白色床单裹住身体,赤着脚走进浴室。
    关上门。长长的床单滑落在地上。纪菲望向镜中,里面的女孩脸色绯红,有一抹淡淡的红晕。米拓的吻痕象是烙印一样,留在身体上,还残留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气味。
      
    纪菲是一个骄傲的南方女孩子。镜子里的她有着纤细的骨架,修长的脖颈和漂亮的锁骨。她的腰盈盈一握的脆弱单薄。她的身材遗传她的母亲纪云薇。虽然她并不想承认这一点。
      
    纪菲将自己的身体沉在浴缸底,温热的水漫过头顶。她闭上眼睛。
    十九岁的时候她告别了女孩的纯洁。她的心底闪过这样的一句话。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残缺,因为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阴暗的黑洞,别人是进不去也不了解的。
      
    纪菲的单肩背软软的斜在她的肩膀上。她在上海繁华的南京路上安逸的走着,然后打量着透明橱窗里价格昂贵的衣服和饰品,淡淡的扬起嘴角。
      
    纪菲喜欢看马路上的人来人往。观察着他们紧小慎微的表情和漠然疏离的戒备,想象着他们面具下的故事。
      
    纪菲不是那种漂亮惊艳的女孩,但是有着自己独特的味道。
      
    十二岁时,她的身体已经开始疯狂的窜长,那时候虽然只有小学五年级,她是班里最高的女生,比其他的女孩子高出很多,被裹在肥大的校服里的身体,异常的瘦骨伶仃。
      
    十三岁时,她第一次来了月经。她没有惊慌失措。因为纪菲经常帮妈妈到商店买卫生棉,她异常镇定的去买了一包新的卫生棉,按照使用方法换上,然后把那条白色的内裤洗干净晾上。
      
    纪菲很讨厌自己的身体,她想让它疼痛。所以她常常跑去打耳洞,她的每只耳朵上都有七只细小晶莹的耳钉,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炫耀着伤口。
      
    有很长一段时间,纪菲都不吃午饭。她把钱兑换成硬币,放进一只透明的玻璃瓶里,听硬币和瓶壁清脆的碰撞声。那时候,纪菲的身材已经很窈窕漂亮。总是吸引着很多男生追随的目光。
      
    很多女生在背后悄悄议论:原来她那么好的身材都是因为节食。语气里很是不屑。
      
    纪菲听到了,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在心里嘲笑她们习惯自以为是。
      
    她依然不吃午饭。
    后来她终于存够了钱,她直接跑进那家美容院。
    “我要纹一只黑色的蝙蝠。”纪菲的话让老板很意外,打量着她。只是一个中学生而已。没有认真。
      
    纪菲把钱放在桌子上。“我不是在开玩笑。”
      
    她跟着老板走进一间狭长的房间,然后细细的针在她光洁嫩滑的 皮肤上游走时,她的额头一层密密的汗水,纪菲紧紧的咬住牙齿。眼睛却意外的明亮,闪烁着疼痛的快乐。
      
    在她从那间狭小的房子里出来时,纪菲的身体里潜伏着一只黑色的神秘蝙蝠。
      
      
    “不管你怎么抗拒,你都是我生的,你的身体,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这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现实。”
      
    纪云薇和纪菲冷冷的对视着彼此。
      
    “那又怎么样?你对一只宠物猫付出的关心都多过你的女儿,你说是做一只猫太幸福了,还是身为你的女儿太可怜了。”纪菲冷淡的嘲笑。
      
    纪云薇的脸色一下变的苍白。她看着眼前的纪菲---她的亲生女儿,感到自己是如此的失败,纪菲已经从那个倔强敏感的女孩变成了一个盛满伤痕的孩子,她是这样恨自己,甚至变出了敌人。
      
      
    纪菲套了米拓一件白色的纯棉T恤,用兰色的毛巾擦着半湿的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
    米拓已经醒了。他依靠在床头,仔细的看着纪菲,他想看穿眼前这个犀利骄傲的女孩子,却又感到分明的被她拒绝着排斥着。
      
    纪菲已经擦干了头发,在收拾她的单肩背。
    “要去上课吗?”米拓问道。
    “是。今天有英语测验。”纪菲边回答边走出门口。
      
    然后纪菲一个人在街上慢慢的 晃,她今天没有什么英语测验,她也没有回去上课,她只是想证明自己可以随时离开每一个人。纪菲承认她是没心没肺的。
      
    纪云薇也常常这么骂自己。说自己和离开她的男人一样都是冷血的。
      
      
      
      
    无论纪菲怎么厌恶她的身体,但是她依然变的越来越窈窕美丽。即使是最便宜的地摊货也会被她穿出名牌的味道。“小姐真是天生的衣服架子。”导购小姐总会这样赞叹。
      
    就是在这种变化中,纪菲很早就习惯了收男生的情书和礼物。用软弱无力的声音听他们说:纪菲,我喜欢你。勇敢的会说:纪菲,我爱你。
      
    纪菲愿意相信他们是真的喜欢自己。但是她说服不了自己去享受他们的爱情。
      
    爱情是一朵烟花烫。受伤或者全身而退。
      
    她不想游戏别人。更不想敷衍自己。如此而已。
      
      
    米拓看着画布上在的纪菲。她的头发漆黑,没有受过人工烫染的损害,是最自然的黑色。最美丽的头发。细长的眉眼,微微的下垂。她的背后是一片如水的黑暗。一只诡异的黑色蝙蝠刻在她的左肩。纪菲的眉眼有些模糊不真切,她的侧脸隐藏在黑暗中。
      
    米拓想起他第一次见纪菲的时候,他当时是坐在出租汽车里,而她在马路上,套着白色的短靴,露出纤细的小腿,手里拿着一串白色的棉花糖。头发在微风中扬起,拂在她的光洁的脸上。他的心仿佛被重重的撞击了一下。
    “停车。”米拓叫住司机,然后丢给司机一百块钱,就急忙下车了。
      
    米拓走过去,“我们能聊一下吗?”他问道。
      
    纪菲看着他。上下打量:你习惯这样跟人搭讪吗?
      
    “小姐,你别误会,我是画家,我想请你作我的模特。”
      
    “模特?对不起,你换别人好了。”纪菲微微一笑。
      
    “请你再考虑一下,好吗?报酬方面,我会满足你的要求。这是我的电话,可以随时打给我。”米拓仍不死心。
      
    纪菲接过名片,很简单的介绍:画家 米拓。翻过来,背面是手机号码。
      
      
      
    纪菲以为这个下午和以前的下午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她不知道,人生有时候是很戏剧性的 ,充满了无数的可能。
      
    在她从游戏厅出来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纪菲看到了纪云薇的高跟鞋。
      
    纪云薇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无表情。
      
    纪菲换上拖鞋,做到她的对面。
      
    “你连段考都逃,今天老师把我叫到学校里。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有什么好说的。逃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纪菲故意的激怒自己的母亲。
      
    “你。纪菲,我们能心平气和的谈一下吗?”纪云薇努力的压抑住自己的怒气。
      
    “有这个必要吗?你可以象过去一样让我自生自灭。”纪菲站起来,走向自己的卧室。
      
    “你给我站住。”纪云薇尖锐的声音划破了房间里平静的空气。
      
    纪菲站在那里。
      
    “我没有你这个女儿,就当我从来没有生过你,你给我滚出去,滚出这个家。”纪云薇的手指因为剧烈的生气而颤抖起来。
      
    “好,没问题。”纪菲拿着她的单肩背,离开了家。
      
      
      
    纪菲在街上流浪了3个小时,她的手指捏到了口袋里的名片。她用身上仅有的钱拨通了上面的手机号码,“我想知道你说让我做模特的话,还有效吗?”
      
    米拓接到电话时很意外,“当然。”
      
    “我答应做你的模特,我现在需要一个地方让我暂住,如果你答应,在下午我们见面的地方,我在那里等你。”纪菲挂掉了电话。
      
    然后她看到米拓出现。
    他把纪菲带到了他的画室。画室里弥漫一种颜料的气味,许多的作品对放在一角,用白布蒙住,是防止灰尘的。
    “为什么选我做你的模特?”纪菲盯着米拓的眼睛。
      
    “在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感觉到你很抗拒你的身体,而且你是一个犀利骄傲的女孩。这样的女孩子是特别而美丽的,相信我这并不是恭维。”米拓的回答也让纪菲意外。
      
    “需要我做什么?”
      
    “其实很简单,你要做的是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固定的姿势,刚开始可能会有些不习惯。慢慢就会好很多。”
      
    “需要脱衣服吗?”纪菲问的很直接。
      
    “是的。但是请你你不必有顾虑,我是一个画家,你不会有危险。”
      
    “明白。既然我答应做模特,就会把我应该做的做好。”纪菲的回答也很干脆。
      
      
      
    米拓看到一只黑色的蝙蝠赫然刻在纪菲的身体上,他愣住,手中的画笔很久没有动。
      
    “为什么要纹这样一只蝙蝠?”他问道。
      
    “做模特还要回答这些问题吗?”纪菲避而不答。
      
      
      
    纪菲从不看米拓画中的自己。米拓是一个很好的男子。有一瞬间,她感到自己爱上了他。
      
    那天晚上,不是谁的错,拥抱接吻都很自然的事情。自然到纪菲放心的把自己交给一个陌生的男子,她的身体被剧烈的扯痛时,她的脑子里闪过母亲纪云薇的脸。
      
    那个男人抛弃了母亲。那时,母亲怀孕6个月。
      
    在米拓进入她身体的一刻,纪菲忽然觉得什么东西悄悄的挥别了她的生命。
      
      
      
    纪菲的手指捏住那张白色的名片,再一次拨通了米拓的手机。
      
    “喂。”他的声音在那边清晰的传来。
      
    “再见,米拓。”纪菲挂掉了电话。她这么做只是想没有负担的离开,昨天只是一段美好的回忆。这样很好。
      
    纪菲的单肩背软软的斜在她的肩膀,她已经消失2个星期,她现在要回家。
      
      
      
    推开门,纪云薇冷冷的说:你还回来干什么?
      
    纪菲看着她:妈。
      
    纪云薇的嘴唇哆嗦了一下,眼泪从她的眼里流出。“吃饭了吗”她问道。纪菲摇摇头。
      
      
    有时候伤口是一只黑色的蝙蝠潜伏在我们心底或者身体,但是总要把它遗忘或者故意忽略,我们才能更靠近幸福一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热线
138-8066-8300 周一至周日:09:00 - 21:00
地址:四川大学华西校区科技楼

家长圈是一个帮助家长了解升学资讯、升学政策、成长教育的网上交流平台。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长圈

GMT+8, 2018-10-24 06:33 , Processed in 0.065426 second(s), 2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