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18|回复: 0

枣芝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65

主题

65

帖子

31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18
发表于 2018-5-23 16: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枣芝
      
   
    枣 芝
      
    1
      
    正月初二上午,大雪覆盖住的大路上,走亲戚的人陆陆续续地多了起来。
    刘庄南头的刘老汉家迎来了刘太太盼望已久的女儿枣芝和外孙枣儿。
    刚一进门,枣儿就被刘太太抱住,问他新衣服好不好看,新帽子暖不暖和,新棉鞋冻不冻脚。
    枣儿感到外婆抱住一点也不自由,很不舒服,回答着外婆的问话,晃动着肩膀,外婆松开了枣儿,枣儿一路跑着去追小白菜。
    小白菜是枣儿舅舅的女儿,今年三岁,比枣儿小两岁,两个小孩在一起玩得特别高兴,一个瓶盖,一个香皂盒,一个要树枝,都成了他们的宝贝。香皂盒里盛满了雪当作白糖,瓦片盛满了雪当作盐,木板上盛满了雪当作面,枣儿是店铺的老板,小菜拿树枝当钱买枣儿的糖……
    枣芝的到来惊动了家里的刘老汉、妗子吴青、弟弟刘明,他们一起站起来迎接,大家寒暄了一陈后坐下聊起天。
    刘老汉问道:“枣儿的爸今天怎么没有来?”
    “别提彭飞,提起他我就生气,他惯于打牌,这几天常常通宵打牌。家里也没有钱,输的债,常常别人上门来要。”枣芝生气地说。
    “那孩子还是不悔改,再等几年,年龄大一点,就该悔悟了。”
    “我实在忍问一下那家医院看白癜风比较好耐不下去了。”枣儿哽咽地说不下了。
    “唉!该怎办呀!”
    屋子里静静地,只有枣芝轻微地抽泣。
    过了一会,枣芝擦了擦眼泪说:
    “爹,你过了年还去广东收破烂吗!”
    “去呀,过完正月十五才去。”
    “我想跟你一块去,我去进厂打工,在家里实在过不下去了,出去挣点钱,供孩子上学,孩子一天天大起来,彭飞又靠不住,不想让孩子早早地因为没钱上学而辍学。”
    “出去打工也是一条路,不用受那王八蛋的气。”弟弟刘明生气地说。
    妗子吴青也说:“广东的工厂多,工作也好找,你出打工挣的钱养活你娘俩没问题,虽然累点,但心情愉快。”
    “可那孩子放哪呢?”刘老汉担忧地说。
    “枣儿放在我们这,你们看,他与小白菜玩得不是很开心吗!”
    大家看过去,只见两个孩忙得不亦乐乎。看到两个孩子在一起玩得那么开心,屋子里一下子豁然开朗。
    枣芝也有原来的愁眉不展,变得笑容满面。
    刘太太张罗着午饭,佳节的菜肴香味和炊烟一起向四周飘散开去。
    村子头狗吠阵阵,不断有走亲戚的人来到这个村庄,使村庄增添了节日的喜庆,刘老汉一家也淋浴在春节的祥和喜庆里,不断从院子传出枣儿与小白菜清脆的笑声。
    枣芝在娘家住了几天后就回家了。在家里收拾衣裳和日常用品,还有枣儿的衣服。
    与父母约好了,过了正月十五去广东打工。
    枣儿由妗子吴青照顾。
    这段时间,由于是春节返乡人多,的也多,彭飞更加贪,对枣芝的变化毫无觉察。
    正月十五夜里,彭飞又是一夜未归,让枣芝伤透了心,坚定了去打工的决心。
    正月十六,一大早枣芝的父亲就来接枣芝。刘老汉问起彭飞哪里去了,枣芝又哭了一场,刘老汉只好牵了枣儿往自己家里走,枣芝北着包袱跟随着。
    冰还没有融化,脚踏在上面咯吱咯吱地响,响声回荡在郁闷的三个人中间,像是一首凄婉的哀歌。
      
    2
    正月下旬,广东天气已十分的温和了。对于第一次来广东的枣芝来说感到十分的新鲜。树上的绿叶,地上的绿草,还有那怒放的花朵都在说着春天已经到来。
    正月里,工厂招工的多,枣芝很顺利地进了厂,工厂里的活也不是很累,厂里也有几个老乡,闲下来也可以聊一聊天。下了班也不用做饭,星期天休息了,也可以去逛街。比起在家里挨骂受气还要做饭,又没有收入强之百倍。
    唯一让枣芝担心的还是枣儿,每天夜里都会想到他。心里无法承担这种思念的时候,就去跟母亲说说。
    “有吴青照顾着你还担心什么!还有小白菜与他做伴,我和你爸四月收麦子时候就回去了,我们照顾着。”
    母亲深切的安慰,虽然平抚了一时的痛切思念,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枣芝想起枣儿,有时还会偷偷地流泪。这是一个母亲伟大的泪。
      
    二月的时候,回家过春节的人都已经返回了城市,家里所剩下的闲人也不多,的也不多了,彭飞开始感觉到家里的冷轻。他就去枣儿的外婆家,去接枣芝和枣儿回来。
    上午到了枣儿的外婆家,只见枣儿和小白菜在院子里玩,吴青在洗衣服。枣儿一看见彭飞来了,跑过去叫爸爸,彭飞把枣儿搂在怀里。问枣儿:
    “你妈妈呢?”
    “我妈妈跟我姥姥一起去广东了。”
    彭飞听了,感觉到一阵难过。
    “走的时候连句话也不说。”自已愤愤地说。
    旁边洗衣服的吴青听了彭飞这样的人在这发脾气,就接了一句:
    “她走的时候你在哪里,你整天不沾家,人家怎样给你说,想给你打个电话,你又没有手机。”
    听了这句责备而又带嘲讽的话,彭飞感到十分的尴尬。
    “枣儿姥姥的电话号码你有吗?”
    “没有,平时都是他们打过来。”
    彭飞问不到枣芝的联系方式,就气愤地回家了。一个人躺在床上想,枣芝去广东打工,肯定是枣芝的爹娘出的主意,他们是有意破坏我们夫妻的关系。枣芝要是在外面打工不回来了,几年之后又嫁了,那我怎么办。我穷图四壁,名声又不好,下半辈子可能就是光棍一条了。这样任由枣芝自由发展下去是不行的,我要得去广东看着老婆别跑了。可我现在又去不了,唉!都是那老不死的出的鬼点子,假如枣芝真的有个什么岔子,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两个老不死的。他让我不得好过,我让他断子绝孙。
      
    3
      
    四月的中旬,彭飞听说刘老汉和刘太太回来收麦子,就买了点礼物去看望岳父岳母。希望能打探一些枣芝的确切消息。
    刘老汉看到彭飞来,心里也是满高兴的。就把枣芝捎给彭飞的一千元钱给了彭飞,并对他说:
    “枣芝说这钱是用来收麦子和种秋季庄稼的,不要让你拿去输了。”
    “我不会的,过年打个小牌,也是小打小闹的。枣芝在那打工我一个人在家里多么无聊,我也想去那打工,你们看可以吗?”
    “这怎么不可以,只要你愿意吃苦耐劳,还是可以挣到钱的。比在家里闲着没事做好多了。你要想去,到收了麦,我带着你去。”
    彭飞得到妻子捎回来的一千元钱,岳父又答应收完麦子后带自己去广东,这都说明枣芝在广东还没有出什么岔子,心里特别高兴,中午在岳飞家里多喝了两杯,吃完午饭就回去睡觉了。
    枣儿穿上妈妈买的新衣裳特别的高兴,小白菜也有新衣服穿,两个小孩在院子里奔跑着,玩耍着。
    刘老汉回来的第二天就带枣儿和小白菜上街,不但给他们买好吃的,而且还去照相馆给他们照了相片。
    这是枣芝嘱咐父母把枣儿和小白菜的照片带去的。
    刘老汉家里又像过年一样,被快乐祥和笼罩着。
    刘老汉收完了麦子,又去樟木头收破烂了。这次走的时候带着彭飞。
    临走时嘱咐唯一的儿子,事事要小心,遇事要冷静,多动动脑筋。我经常往家打电话的,有什么事给我商量一下。
    彭飞到了广东,为了夫妻有个息身之所,枣芝在外面租了房子,彭飞跟着岳父学着收破烂。
    刚去的彭飞,十分地勤奋好学,再加上嘴甜会说话,很快就熟悉了收破烂的技巧,认识了一些老乡,也能挣一些钱了。
    枣芝下了班回来,帮彭飞洗衣服做饭。有空了,两个人一块去溜溜马路,枣芝找到了刚结婚时那种恩爱的感觉,感到生活变得和睦而又快乐了。
    过了几个月。
    一天晚上,枣芝下班回来,见彭飞还没有回来,就把脏衣裳拿去洗了,然后又去做饭。饭做好了彭飞还没有回来,枣芝就担心地坐不住了,就往爹娘住的地去打探消中科圆我康复之梦息。
    爹吃完了饭,坐在小椅子上抽烟。枣芝一见爹就问:
    “你今天见到了彭飞吗?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他肯定在哪里打牌忘记回来了,这段时间经常看到他和几个收破烂的在路前胸白癜风边的树下打牌,不去收破烂。”
    “俗话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在一边的娘说。
    枣芝听了之后,好像头上泼了一盆冷水。
    彭飞回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枣芝就问:“今天的生意怎样呀?挣了多少钱?”
    彭飞今天打牌手气不好,输了出几百块,一听枣芝这样问他,腾的一下火就上来了。
    “大男人的事,女人少管。”
    “你是不是又去打牌了?”
    “我就是去打牌了,你怎样。”
    “在外面挣点钱有多难,你不知道吗?”
    “你再管我打牌,我就打你。”
    “你再打牌,我就给你离婚。”
    枣芝只是想用离婚来吓唬他一下,没想到这一句话却惹火了昏了头的彭飞。
    彭飞不假思索地说:“不想过了就滚蛋。”一边说,同时挥起右手,啪地一声抽在了枣芝的脸上。
    枣芝跑了出去,一路哭着跑到了厂里。
    枣芝在厂里住,彭飞没有了绊脚石,更加自由了。想去收破烂就去收破烂,不想去收破烂就去打牌。
    一个月没有回来的枣芝还是牵挂着彭飞。一个星期六的晚上,他来到爸妈的家里,打听彭飞的情况。爸妈告诉她,彭飞还是原来那样,并没有因为你的离开让他改邪归正。
    那我该怎么办呀?
    就在这时,彭飞气势汹汹地赶来,对枣芝说:
    “你跟我回家也就算了,你要真要给我离婚,我让你娘家断子绝孙!”
    “本来枣芝还打算给彭飞和好,被他这粗鲁话一威胁,枣芝就说:
    “和你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离婚的好。”
    “以后有你好看的。”说完彭飞就走了。
    彭飞走了之后,枣芝呜呜地哭开了。
    母亲劝说:
    “彭飞还在气头上,过一段时间等他气消了,再说说看。两个人哪有不吵架的呢,以前不是也吵过架吗。”
    枣芝哭了一阵后回到了厂里去了。
    过了几个月,彭飞突然不见了,枣芝的父母感到有点异常,又联想到他以前说过的野蛮话,于是刘老汉就给家的儿子打了个电话。在电话告诉儿子,要提高警惕,特别是彭飞,不管他这个人玩什么花招,都要敬而远之。
      
    4
    彭飞离开广东回到河南老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看望自己的儿子枣儿。去街上买了些猪肉和孩子喜欢吃的零食。
    父亲看望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枣芝还没给彭飞离婚,那还是亲戚,刘明和吴青留下彭飞在家吃午饭。晚饭吴青包了饺子,彭飞吃完了饺子才离去。
    过了几天,天刚黑的时候,彭飞在外面叫门,这时刘明已脱了外套坐在厢房的床上与一家人一起看电视。吴青问刘明要不要开门,刘明说,天刚黑,怕什么。吴青就去开了门。
    彭飞没有进厢房,刘明见彭飞来了就说:
    “哥,你来了,进来坐一会。”
    “我不坐了,我来给你说件事,你起来咱们去堂屋里说。”
    刘明想,自已的屋子,怕什么。
    刘明没有穿外套,趿拉着一双棉拖鞋就跟着彭飞去了堂屋。吴青回厢房看电视了。
    刘明跟着彭飞来到堂屋,堂屋的供桌上摆着一个黑白电视机,彭飞打开了电视机,他想选一个台,可是选台的钮不知哪里去了,于是他就抽开供桌的抽屉,找到了一把老虎钳子,彭飞用老虎钳拧着选台。
    你有什么事你就说吗,我有点冷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热线
138-8066-8300 周一至周日:09:00 - 21:00
地址:四川大学华西校区科技楼

家长圈是一个帮助家长了解升学资讯、升学政策、成长教育的网上交流平台。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长圈

GMT+8, 2018-10-24 04:11 , Processed in 0.080082 second(s), 2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