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52|回复: 0

送别_0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65

主题

65

帖子

31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18
发表于 2018-5-24 14: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送别
      
   
    送别
      
    人物和关系
    男主人公:风心云,十大名剑之一,人称“浪子剑”。
    女主人公:陆静沉,江左陆家的大小姐。男主人公的恋人。
    男配角:陆宁沉,女人公的哥哥。
      
    清晨,江左陆家不远处的别亭。
    陆宁沉坐在亭子里,看着亭下的风心云和妹妹,只能大约听见他们的对话,估计内容就和大多数恋人分别时的情话差不多吧。直到现在,陆宁沉还是不能完全接受风心云,虽然昨晚的比试自己输给了这个看起来吊郎当的家伙……
    昨晚。
    “哥哥!”陆静沉意欲拉住他的衣服,阻止他去和风心云比剑,但是,这种努力看来是徒劳的。
    “男人之间的约定,怎么能爽约呢!”陆宁沉拿起剑来,“你就留在这里,给我弄点儿点心,等我彻底打消那个小子的妄念之后,再回来吃。”说着就走出门去。
    “哥哥!”陆静沉哪里还有心情去做点心,跟着哥哥跑了出去。
    花园。
    “没想到你竟然提前来了!”陆宁沉看见风心云一副悠哉的样子在花园中散步。
    风心云看陆宁沉到了,停止了散步,走上前去向陆宁沉行礼,他的脸上却依然是笑嘻嘻的闲散模样,“阁下是静沉的兄长,我当然是不敢怠慢,所以,早早在此恭候了!”
    陆宁沉的脸再次变得巨大夸张,他一手抓住风心云的衣襟,大喊着:“静沉的名字也是你叫的!”
    “不敢,不敢,是陆大小姐,刚才是因为习惯,所以……”风心云身体向后仰去。(这个家伙的势气完全被陆宁沉压倒了,drum解说)
    “你还敢狡辩!”陆宁沉的脸变得更大了。
    “哥哥!”陆静沉费力地松开哥哥的手,“这也不是比剑的内容吧!”她责问哥哥。
    “这是私人恩怨。”陆宁沉转过身去,叉起手臂,他内心独白:“一想到静沉这样温柔漂亮善解人意的女孩,某天会嫁给风心云那样玩世不恭的家伙,我就火大……”
    “你没事吧?”陆静沉关切地问风心云。
    “还好了,只是没想到令兄的气势如此逼人,真是始料未及啊!”风心云笑着说。
    两人的对话更让宁沉火冒三丈,他转过身来,脸变得比刚从还大:“你这个轻浮的家伙,因为偶然救了我妹妹,趁着我妹妹对你的感激,因此骗取她的芳心!”
    “不是这样的,哥哥!”静沉和心云都被压缩到了画面的角落中去,两人异口同声地说,不过,陆宁沉根本听不进去。
    “静沉……哥哥没有照顾好你啊!”宁沉对着画面流下两行汹涌的眼泪。
    “你哥哥的表情好夸张啊!”风心云小声地对静沉说。
    “哥哥,你在对谁说啊?”静沉小声地问。
    宁沉(完全变成了喜剧角色)指着风心云说:“在此之前你究竟欺骗了多少像我妹妹这样的纯真少女!”
    “令兄怎么把我说的像是个花花公子似的?”风心云指着自己的脸轻轻问静沉。
    “从相貌上看,你确实让人容易产生这样的怀疑。”静沉抱歉地笑着对他说。
    “陆兄,我之前并没有像你说的那样……”
    “这么说我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地址可爱的妹妹就是你第一个受害者了!你这个家伙,终于承认了……我现在就要揍你一顿!”
    静沉赶紧从后面抱住抓狂的哥哥,“哥哥,你不要冲动!心云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好啊!都用昵称了!”宁沉伸出双臂希望够到风心云,(他真是抓狂了!drum)“你这个家伙!”
    “不要闹了!”陆静沉大声地喊着。
    宁沉冷静下来,“就让我们用剑来一试高下吧!不过,按照事先约定,如果你输了,就得离开静沉!”
    “哥哥……”静沉刚想,却被宁沉伸手拦住。
    “你能否接受这个条件呢?”宁沉看着风心云说。
    “我接受,但是,如果我赢了呢?”风心云依旧摆着一张笑脸。
    “没有这个可能了!”陆宁沉的剑已经出鞘,而且一剑向着风心云刺去。风心云赶紧举剑招架。两人战在一处。
    “你为什么不拔剑?”宁沉一剑快过一剑。
    “刀剑无眼,别伤了和气嘛。”风心云笑着说。
    “我最厌恶你的笑脸了!”陆宁沉举剑猛攻风心云,风心云也只有招架之力。
    “哥哥,你千万不要伤害他啊!”静沉在一旁担心地看着二人。
    风心云表面上嘻嘻哈哈,但是在陆宁沉的“北辰剑法”之下,如果再不认真的话,真的会死在他的剑下呢,“陆兄,得罪了!”风心云拔剑出鞘,挡开了陆宁沉刺向胸口的一剑。
    “让我好好见识一下‘神来剑法’,究竟有没有传说中那么厉害!”陆宁沉撤剑横扫。
    “请多指教!”风心云轻松笑着,轻松用剑化解掉陆宁沉的攻势。
    一百招过后。
    “虽然我还是一样不喜欢他,不过,他的剑法的确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不过,比我还是差点儿。”陆宁沉这么想着,突然思路一转,“如果让他赢了的话……”在陆宁沉脑海中出现一副画面:Q版的静沉背着一个婴儿,正在洗衣做饭;而同样Q版的风心云却在一边花天酒地好不快活。
    陆宁沉再次发怒,大喝一声:“不可以!”
    风心云被他吓了一跳,紧接着,他感觉陆宁沉的剑法比刚才要凶狠多了,不得不努力应付。
    陆宁沉将风心云渐渐逼到假山旁边,风心云再退后一步,就会贴到假山上,陆宁沉看准时机,“看剑!”陆宁沉刺出五六剑,果然,风心云向后退去;这恰恰中了陆宁沉的路数。
    风心云后背突然靠在了假山上,而陆宁沉的剑也同时刺了过来,风心云已无退路,陆宁沉这一剑必然得手!
    “哥哥!”陆静沉眼看风心云就要中剑。
    一切发生在一瞬间。
    陆宁沉的剑刺入假山之中,而风心云却站在了他的背后,剑尖指着陆宁沉的后心。
    “心云……”陆静沉看着风心云的背影,在那一瞬间,她不敢肯定,风心云的剑是否会刺向哥哥。
    “不要担心!”风心云转过头冲着静沉笑笑说,“输赢已分。”
    “我输了?”陆宁沉不敢相信输的是他自己,他将剑从山石中抽了出来。
    “你没有输,当你以为最后一剑会刺中我的时候,你有些放松了;而我却是一直等待你将我逼到假山那里,让你以为我不熟悉地形,而落入你的剑网之中。而当你中计的时候,我才可以逃过你的剑,绕到你的背后去。”风心云收起剑,“结果是平手。”
    “不,”陆宁沉转过来看着他说,“若是实战,我已经死在你的剑下了。”
    “那可未必呢!你一直对我剑下留情,即使是最后一剑,你的目标也不是我的要害,要是我看错的话,那是发髻的位置……”
    “是吗?我本来是要刺眉心的。”陆宁沉看看山石上的剑痕。
    风心云留下一滴大汗滴,小声地说:“看来他真的想杀我……”
    陆宁沉走到风心云面前,“既然是我输了,那么舍妹……”他看看一边充满期待的静沉,“还是不能嫁给你!”
    “我猜他也会这么说的。”风心云尴尬地笑笑,心里这么想。
    “你根本配不上静沉!”陆宁沉大声地说,看来是技穷了。
    “我也这么认为。”风心云说,他这么说却让陆宁沉吃了一惊。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之前的生活,就像被风吹着走的云,不会停留在任何一处。我喜欢这样无拘无束的流浪,从没有想过会被什么牵绊住,直到……遇到了静沉小姐。我曾经也遭遇过类似的事情,结果都是一走了之;但是,静沉小姐对在下的深情,让我觉得,如果像以前一样置若罔闻,我所做的就和那些恶人对静沉小姐所做的,并无什么区别,”
    “心云……”静沉听了心云的话,心中也是五味杂陈。
    “可是,当我希望回应静沉小姐的时候,我知道最关键的一点是,我是否还能继续从前的生活?这还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考虑这个问题,这些日子来我都在想这一点。但是,结果却是……陕西白癜风医院
    陆宁沉和陆静沉都在仔细听着他下面的话。
    “没有得出结论。”风心云一只手挠着后脑勺笑着说。
    一声巨响。
    风心云被压在了假山之下,陆宁沉看着妹妹的背影生气地走开。
    “刚才是怎么回事?”风心云脸上贴着十字胶布依然笑着问陆宁沉,他的牙齿还掉了几颗。
    “嗯,大概是地震吧?哈哈……”拉萨治疗白癜风的医院陆宁沉蹲下来看着压在山石下的风心云说。
    “可是我刚才感觉一股杀气似的……能不能先帮我出来?”
    一块石头从黑暗中飞来,砸在风心云的头上。
    “和你商量一下,你愿意娶我妹妹吗?”陆宁沉头上流下一滴汗小声地问。
    “如果我有九条命的话……”风心云奄奄一息地说。
    是夜。
    “哥哥,尝尝我做的汤圆吧。”陆静沉将碗端到哥哥的面前。
    陆宁沉没有理会汤圆,“看不出来,你发起怒来,还真是吓人啊!”
    “那个,那个,”陆静沉脸红了,她的双手食指对在一起说,“一时激动所以……对了!心云他没事吧?”
    “一时还死不了。”陆宁沉说着,不过心里在想:也许吧?同时,风心云的房间中。被包扎成木乃伊的风心云,还在笑嘻嘻的。
    “你生他的气了吧?”宁沉问。
    “当然了,他那么说。”静沉坐在了哥哥的旁边,撅着嘴。
    “之前我不认为他配得上你,是因为我觉得像他那样的浪子,是不会真的在意你的感受的;直到今晚,我才改变了我的看法。”陆宁沉看着妹妹认真地说。
    “哥哥……”
    “风心云这个家伙,也许值得托付呢。”陆宁沉若有所思地感叹着。
    翌日,别亭。
    “还在说啊,这两个人……”陆宁沉看着风心云和妹妹还在互诉衷肠,心想着:不过,话说回来,昨天自己根本就没认真地比剑;若是静沉真是看上了他,如果伤了他的话,最后伤心的还是自己的妹妹啊!不过,风心云他就认真比剑了吗?真是值得怀疑……
    别亭之下。
    “你的伤,没事了吗?”陆静沉羞愧地问。
    “已经没事了!”风心云笑着说,最后一个十字胶布也从脸上被吹落了。
    “最后,还是决定要继续流浪吗?”陆静沉低着头问。
    “不尽然,我只是希望在旅途中寻找答案,只要我得出结论……”
    “就一定来告诉我!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在这里等你回来告诉我这个结果!”陆静沉抬起头来抓着风心云的衣襟说,她已经哭了出来,“无论多久我都等……”
    “放心吧,不会让你等太久的!”风心云将静沉抱在怀里……杀气!风心云突然发现陆宁沉在亭上正狠狠地盯着自己。
    终于,风心云放开了静沉,“我要走了,再会!”风心云扭头离去,留给静沉一个背影。
    “心云!心云!”陆静沉在他身后叫着。
    “不能回头!绝不能回头!”风心云悲伤地边走边想,“如果现在回头,我只能永远地留下来,而永远找不到答案了!一定要忍住!不要回过头去!”风心云越走越远。
    陆宁沉站了起来,“那个背影,是真正男子汉的背影,看来,我误会你了心云兄!我妹妹就托付给你了!”
    陆静沉泪水未干看着风心云头也不回地离开,心中在想:我记得心云说过要去“天元世家”的啊?可是,为什么他走了相反的方向呢?我叫他就是想告诉他这一点,难道他改变去向了吗?
    当晚,餐桌上。
    “真是不好意思,走到中午才发现走错了方向,所以,今晚只好再借住一宿了。”风心云抱歉地笑着说。
    “没想到你比我想象得回来得还快呢!”陆静沉甜蜜地笑着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热线
138-8066-8300 周一至周日:09:00 - 21:00
地址:四川大学华西校区科技楼

家长圈是一个帮助家长了解升学资讯、升学政策、成长教育的网上交流平台。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长圈

GMT+8, 2018-10-24 05:29 , Processed in 0.064456 second(s), 2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