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06|回复: 0

海鸥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65

主题

65

帖子

31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18
发表于 2018-5-24 14: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鸥记
      
   
    醒来时,看见了朦胧透明的天蓝色,风,携带着棕梠树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花啊草啊的味道。潮水来去时带走了一些东西。菱躺在一片沙滩上,阳光如同一只温柔的手抚摩她湿透的身体。
    “我还活着吗?这是哪里?天堂吗?”一些事像是电影那样重放:邮轮触礁了,颜和拉着她往船尾跑。海水疯涌,一层层地盖过,终于占领了甲板。所有人都疯了,菱的脑海里闪过的是一张张因为恐惧而变得夸张扭曲的脸,狰狞着,沉浸于地狱的低谷。船以极快的速度下沉,船头向下倾斜,最后竟垂直于海平面人像是撞球一样,撞在栏杆或是其他什么地方发出沉闷的声响,血迹斑斑。菱记得颜和带着她趴在船尾冰冷的栏杆上,周围很嘈杂,像是在撒旦的刑场。
    “菱,你要记…记住,待会儿下去的时候…海水会…很冷……冷,无论怎样,都不要…不要松开我的手,我数一,二,三,就大吸一口气。”颜和颤抖着。
    一!二!三!
    海水吞噬掉了整艘船题。一切结束了。
      
    啊!
    菱感到一阵剧烈的头痛,像是被灌进了那些该死的冰冷海水,脑子里不断重播那些嘈杂,譬如惊恐的尖叫声、声或是钢板断裂的声音……菱克制着自己不要再去触及那些噩梦一般回忆。
    一块黑影遮住了阳光,是一个男人的身体,菱听到她在叫自己的名字,“菱!醒醒,菱!”
    是颜和!颜和,他还活着!
    是你吗?
    是我。菱,你怎么样了?
    菱艰难的用手把身体撑起来。颜和把她搂在怀里,像搂着一个玩具熊那样。菱感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安全感,那是她熟悉的臂膀和胸膛,温暖的,靠在上面听到颜和心跳的声音,“咚、咚、咚”,她想起小时候的一个上发条的会敲鼓的玩具熊,敲起鼓来也是这个声音,好可爱!
    夜色在不知不觉中就覆盖住了整个天空,在海的那一边是一个红色的月亮,一些阴霾遮住了凹凸的表面。潮汐、海风、海鸟,还有颜和,这就够了,这是菱的所有。
      
    早晨,是海鸥的嘶鸣吵醒了菱。沙滩上是昨晚被海水冲过来的沉船上的一些物品:一些陶瓷的碎片、华丽的檀木、金属的器皿,还有……
    一只血淋淋的人的手臂!
    菱惊慌的大叫了起来,像一只路的受惊的小鹿一样四处乱跑,跌倒,爬起来,继续,跌跌撞撞的逃。
    “菱,出了什么事了?!”颜和从灌木丛中冲了出来,抓住她的肩,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瑟瑟发抖,“告诉我,颜和,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
    “不,不会!不是现在,不是这里,我们会回去,我们会生很多的小孩,我们会住在漂亮的别墅里,听懂了吗?我们不会死!!!”
    颜和跑到那片沙滩上,拾起那截残肢,向远处掷去,这引起了一群海鸟的注意,顺着哪个方向蜂拥而去。颜和随后捡了几只破铜碗,或是一些金属器皿什么的,在沙滩上摆出了“SOS”的字样。
    他回到菱的身旁。
    “我只找到这些,”他的手里是一些奇异的果子,“快吃掉。”
    菱这才想起已经饿了一天了,上一顿还是在奢华的餐厅里享用的晚餐,吃的是烤羊排和鱼子酱。
    她接过颜和手里的“早餐”,闭上白殿风病传染吗眼睛,咬下一口慢慢咀嚼,一股苦涩的汁液瞬间霸占了她的味蕾。她紧紧锁住眉头,可还是忍不住吐了出来。
    “我知道,很难吃得吧。可是我找过了,这座小岛没有可以喝的水,没有什么像样的事物,对不起……”颜和好像一个考试不及格的小学生面对家长一样看着菱。菱看到他的手臂被植物的叶子划开的一道道口子。
    她又闭上眼睛,囫囵般地吞下了那些令人作呕的东西,当作是在吃难吃的。
    是让人活下去的药。
      
    五天了。
    菱的身体日渐消瘦,原本丰润诱人的嘴唇现在变得无一点血色,突出的颧骨好像得了重病的人。她现在已经无力行走了。颜和知道,菱强忍着把那些东西吃下去只是为了不让他担心,暗地里她又偷偷地吐掉了。五天了,希望像是在潮湿的空气里的火焰,正在一点点的熄灭。也许等到人们在此发现他们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两句白骨。
    命运在人间和天堂的交界处游走。
      
    菱闻到一股香味,像是烤肉的味道。这是幻觉吗?还是到了天堂里为她接缝洗尘的宴席?她慢慢睁开了双眼,星辰夜空下,颜和坐在篢火旁。
    “菱,你醒啦!我今天捉到了一只海鸥,来!尝一尝,我烤的。”怎么样治疗白癜风好呢
    菱笑了。这是五天里颜和第一次见到她的笑。她狼吞虎咽,多么可口的美味啊!她从未吃过这么东西。
    突然,菱发现颜和的的手臂上包裹着他的白衬衫,竟是鲜红的颜色,滴着血。
    这!
    哦,刚才我去捉海鸥的时候…不小心被海鸥戳了一下,就一层皮,没什么大碍的!
    快让我看看,都滴血了你看!
    啊不,疼,别碰.你去吃你的。
    你怎么不吃啊?我没见到你吃。
    那个,我已经吃过了。
    夜色里,洋溢着幸福,他喜欢看到菱开心的样子。他似乎听到那个红色的月亮告诉他,他们会得救的。
    会的。
      
    这次醒来,菱是被直升机的螺旋桨的声音吵醒的。是的,她得救了!
    对不起。这个故事的最后,少了我们的男主人公。救援队的人告诉她,他们没有带上他,因为,他死了。
    永远的留在了那座岛上。
      
    菱的三十岁生日。她在纪言的家中。纪言曾许诺,他会娶她。
    白桌布,红蜡烛。
    “这是什么啊?怎么吃起来怪怪的?”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嘟囔着。
    嘿嘿,你猜猜看?
    不要搞了啦。好吧,我认输,你快公布答案吧!
    你肯定从来没有吃过的   海鸥肉!
    像是一根琴弦绷断在了菱的脑子里。
    “那么,那一年,颜和给我吃的是……”
    孤岛、伤口、海鸥肉,孤岛、伤口、海鸥肉,孤岛、伤口、海鸥肉……
    菱发疯似的冲出纪言的家门,一直跑,一直跑…
    一个月后,警方找到了菱。在那座孤岛上,菱紧紧治疗白癜风权威医院地依偎在一具白骨旁,微笑着…
    死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热线
138-8066-8300 周一至周日:09:00 - 21:00
地址:四川大学华西校区科技楼

家长圈是一个帮助家长了解升学资讯、升学政策、成长教育的网上交流平台。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长圈

GMT+8, 2018-12-19 07:25 , Processed in 0.078120 second(s), 2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